完善第三方评估推进贫困治理现代化
2018-01-16 16:19 作者:李华红 编辑:管理员 来源:贵州日报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到本世纪中叶我国要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很显然,这里的国家治理内涵相当丰富,其中就包含对贫困治理的要求。一定意义上讲,贫困治理与国家治理是一个协同推进的过程。贫困治理现代化必然反映、体现和助推着国家治理现代化。要早日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就必然要加速贫困治理现代化的进程。

何谓贫困治理现代化?它一般包括着贫困治理理念、治理体系、治理能力、治理方法或手段等的现代化,以及相关考评体系的科学化、现代化等。如何推进贫困治理现代化?笔者认为,当前形势下引入(精准)扶贫工作成效第三方评估机制则不失为一种“创举”,在实践中必将产生四两拨千斤的治理效应。这里的第三方评估是指独立于政府外的社会组织或专业机构利用自身所具有的优势,通过制定科学合理的评估指标体系,并运用一定的评估方法对政府部门及其扶贫绩效作出评估或评价。笔者认为,为了完善第三方评估,应从以下方面着力:

第三方评估须以“专业性审视”为王。第三方评估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即要“专业对口”,评估专家应为长期专业从事评估项目研究,对“症结”、“机理”甚至“学理”等方面问题思考深入,才能保证评估质量。

第三方评估应树立“三位一体”的目标观。一般来说,第三方评估的目的可以划分为三个层面,即基础层面就是要找出存在问题,中间层面就是要针对所发现或存在问题及时给出整改建议,核心层面就是要求第三方评估组从宏观上给出一些开创工作新局面的“大思路”、“大创想”、“大理念”等。总之,第三方评估既要有微观上的“把脉问诊”,又要有宏观上的“出谋划策”,应牢固树立“三位一体”的目标观。

第三方评估还应注重“过程评”。总体来看,全国上下正在开展的精准扶贫工作成效第三方评估较多的是一种“结果评”。理想的结果固然重要,但对得到“结果”的过程相对重视不够。某种意义上讲,“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尤其贫困治理中更是如此。因此,强化“过程评”此乃题中应有之义:一是“过程评”可以提高地方政府扶贫工作事前决策的科学性、事中的精准性和有效性;二是“过程评”一定上可强化“成本管理观念”,从而使其扶贫工作达到低成本、高效益(率)的效益最大化之目的;三是“过程评”可最大程度地增强扶贫工作的真实性和有效性,从而易于获得社会、公众的理解和支持,这也是政府获得合法性的重要保证。

第三方评估应常态化和不定期化。对扶贫工作成效的评判,若只是通过一次评估就给出“最终”结论,一方面可能有失科学,另一方面也易在基层形成一种突击式、“运动式”的迎检模式,并进而出现评估过后一切工作也就“有了一个结束”的松懈状态,显然这是有违精准扶贫工作“贵在坚持”的要求的。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扶贫工作成效第三方评估应常态化和不定期化,这样才能让相关工作常抓不懈,精准扶贫才能更“精准”、工作成效才能更“显著”。

第三方评估的手段应该多样化。由于信息不对称,基层政府通过利用自己所掌握的信息优势,有可能对第三方评估机构进行有意识地“引导”甚至是“误导”,从而让自己取得一个较好的评估成绩。因此,为了规避这点,第三方评估的手段应该多元化,除了一般的“材料审”外,还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走村入户”、“明察暗访”、“里应外合”以及“望”、“听”、“问”、“说”上来,千万不可模式化、程序化。

第三方评估应富有地方个性。目前,有扶贫任务的贫困县为了顺利通过国家精准扶贫工作成效第三方评估,往往将工作的重点甚至是全部只聚焦于“两率一度”(贫困人口识别准确率、贫困人口退出准确率和群众满意度)方面。显然,这种扶贫工作方法太过“应试化”甚至是“功利化”,其与贫困治理的根本目的和本质要求还有不小距离。因此,为了实现“真扶贫”、“扶真贫”的目的,地方政府还应建立个性化的第三方评估机制,其评估内容除了国家规定“动作”即“两率一度”外,还应结合地方实际以及工作需要,建立更加科学、更加系统、更加全面的考评指标体系,如可增加关于扶贫思路或理念先进性、扶贫政策执行状况等方面的考核内容。

第三方评估应推行“再评估”机制。为了避免第三方机构在扶贫评估工作中的不客观、不公正现象出现,可以尝试建立第三方评估的“再评估”机制,即委托另一家单位或机构对先前第三方评估机构所评业务进行再评估,这样就可最大程度地规避可能出现的不客观、不公正问题。

第三方评估还应强化“评估+”的外部效应。扶贫工作成效第三方的评估不应只是一个问卷调查的过程,实际上还应树立“评估+”的理念。即:一是“评估+宣传宣讲”,即评估过程中一方面要进行相关的扶贫政策宣传,另一方面还要挖掘扶贫攻坚中的典型案例,并予以经验化的推介。二是“评估+困惑解释”,即评估中还要针对基层干部所遇到的一些疑惑问题如贫困发生率、错评、错退、漏退、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方法等问题进行专业的学理解释。三是“评估+情绪安抚”,即由于贫困治理中很多基础性工作相当繁琐、复杂,甚至有些工作由于相关扶贫政策变化或调整还可能是“做无用功”,基层干部对此多有怨言。因此,具体评估时还应积极主动地从思想、认识、意义、目的等角度对相关基层干部或群众做思想工作或情绪安抚工作。(贵州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省社科院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