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诚信应纳入政绩考核
2015-03-16 17:10 作者:赵洪杰 编辑:管理员 来源:大众日报

近年来,随着法制深化、社会监督加大,政府诚信建设有了很大进步。然而,一些地方政府失德、失信事件仍时有发生。受访的代表委员和部分人士认为,政府失信严重破坏了政府公信力,必须尽快采取措施,解决部分地方政府既是“裁判员”、又是“犯规者”的失信问题。(311日新华社)

地方政府诚信问题被社会关注需要引起重视。归纳代表委员的说法,有的变现为“新官不认旧账”,一任领导一套做法,随意更改计划,让公众无所适从,甚至造成公众利益受损;有的表现为乱开空头支票,出台缺乏法律和政策依据的政策招商引资,用“空头支票”把企业“勾住”“圈起来”再“揩油”,企业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与政府部门协调;有的出于懒政思维,先向市民作出某种承诺,然后公然“出尔反尔”,受到社会舆论质疑。

对于政府失信,国家有关方面多次发声和出手予以治理。但遗憾的是,即便如此,仍有一些地方前赴后继踏入失信行列,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和反省。比如说,2014年底,深圳市政府突然发布《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实行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的通告》,抛出“限购令”,同时公布“限外”方案。而此前,深圳市政府主要领导和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多次表态,深圳将以市场手段治堵,不会采取行政手段“限购”“限外”。

我国市场经济发轫不久,失信现象普遍,信用碎片被划地为牢,增加了社会与经济的运作成本。因此,去年6,国务院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提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纳入重要工作日程,建立以公民身份证号码为基础的公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制度,建立以组织机构代码为基础的法人和其他组织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推动部署建立统一的信用信息平台。

诚然,建立惟一的公民与企业信用代码能尽快制止失信蔓延,但是建成诚信国家,首先要实现政务诚信。公权力部门、有权力者是否守信的信用纪律,在一定程度上比普通公民守信,更能推进中国诚信社会建设,因为权力撬动的是游戏规则的根基。笔者日前就遇到一位企业家,他抱怨上级部门承诺给企业解决问题,结果地方政府把政策、资金都截留了,令其心灰意冷。政府失信行为会让不信任情绪蔓延,失信行为也会“传染”,这无疑会增加社会诚信建设的成本和社会治理的难度。

所以说,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必须从政府自身改革和制约公共权力开始,要把政务诚信、依法行政作为政府自身建设的重点工程来抓。行政职权必须由法律予以规定或授予,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行为时,不但要有法律依据,而且要遵循法定程序。笔者认为,其中关键是逐级建立政府信用考评和公示机制,建立行政人员的个人信用档案,将政府信用纳入政绩考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