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建立全口径征信体系
2015-03-09 17:30 作者:冯兴元 聂日明 编辑:管理员 来源:财新网

社会征信系统的作用虽然不是直接的法律,但是这些信息对当事人的震慑作用也是非常巨大的。在封闭的农村熟人社会里,如果一个人欠债不还,债权人只需要说些闲话(所谓面对面的压力),债务人的名誉就会受损,他就失去了安身立命的基础。在匿名社会,只要不利的征信信息进入有效的征信系统,一个人在其人生道路上几乎就寸步难行,同样失去了安身立命的基础。可以德国为例来说明。德国有三大商业性征信系统。其中最常听说的的是Schufa公司的征信系统。如果一个人刚到德国要办理银行卡和租房时,银行和租房中介都会要求出示SCHUFA信用记录。一个人坐公交汽车逃票,法院处罚等信息,均进入SCHUFA信用记录。SCHUFA记录是被人们广泛接受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正式记录。Schufa记录差,意味着一个人寸步难行:既找不到工作,办不了信用卡,也租不到房子。

可惜我国总体上还没有像德国这样一种的有效征信系统。我国的征信体系往往只包括银行信贷信息。不过我国也由一些地方试验,那就是广东省郁南县的征信体系建设。2009年,广东省郁南县通过创建县域综合性征信中心,较好解决了因金融机构与中小企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而出现贷款难的问题。郁南县统筹全县相关职能部门,依托中国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2009年创建了郁南县企业非银行信用信息查询系统,通过共建共享的方式依法采集到分散在县人民法院和工商、税务、公安、国土、质监、药监、劳保、环保、供水、供电、卫生、计生、发改、农业、畜牧、物价、广播电视等19个部门的29587条企业非银行信用信息。金融机构可通过县征信中心直接查询全县8959家企业和个体户较为全面的银行与非银行信用信息。县征信中心的建立打破了政府各部门企业和个人非银行信用信息的“信息孤岛”状态,较好解决金融机构与中小企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而出现贷款难问题,健全社会信用评价体系,建立企业和个人信用激励和约束机制,以信用建设创新社会管理。

上述德国和我国郁南县的经验表明,征信系统的征信记录必须全口径,严把控,常更新,易查询,才能发挥有效的信息和威慑作用。

目前我国征信市场包括两个部分:第一,面向机构的征信;第二,面向自然人的征信。目前最大的基础数据库由央行建立,包括以组织机构代码证为核心的机构数据和以居民身份证号码为核心的个人数据。其中央行征信中心和上海资信(已被前者控股)两家机构是最主要的企业与个人征信服务提供商。

2013年,国务院颁布了《征信业管理条例》,明确了企业从事征信的规范,除了原有征信机构以外,阿里、腾讯等非传统金融服务机构也申请征信业务牌照,如阿里旗下的芝麻信用。

中国征信业现存问题很多。首先,数据库不完整,央行收集个人和企业征信数据库时,主要来源于金融机构,这意味着只有自然人与银行等发生过联系时,才会被征信数据库收录,根据央行征信中心的统计,截至201311月底,征信系统收录自然人8.3亿多,但有过借贷记录的只有3亿人,收录企业及其他组织近2000万户,但借款人不到一半。大量的关于刑事、社保、税务等信息尚未完成统一联网。

其次,使用极其不方便,需要到各地央行的征信中心现场办理,有资格查询的用户少,其中企业征信为13.8万户,个人征信为15.6万户,主要是金融机构。近年开通了个人征信的互联网自我查询,但用户体验并不好。个人信用的维护与异议纠正也很困难。

再次,鉴于中国目前的环境,对个人隐私的保护缺乏法律保障,居民的身份证号码使用又极其广泛,一旦个人征信普及并对个人生活形成较大约束,信息泄露对个人正常生活的冲击是难以想象的。

我们认为征信作为金融体系的一项重要基础设施,应该得到充分的发展,应以形成一种发达的征信市场为目标:

第一,在现有允许社会资本进入征信业的基础上,鼓励市场扩容,鼓励成立像德国SCHUFA那样的商业性征信系统,政府部门需要开放各种有价值的信用数据,允许将其加入到基础数据库中,允许公立和私立征信公司以平等获得的方式利用这些数据,同时向美国等征信业成熟的国家学习经验,少走弯路,形成竞争性的征信业市场。

第二,征信机构需要利用全口径征信数据,包括利用政府部门之外的各种征信数据,比如利用移动互联时代的大数据,将个人或企业各种信息汇总,采用客观的评分方法,由计算机自动生成信用分(类似与美国FICO信用分),由此为加速授信奠定信息基础。

第三,完善个人隐私保护制度,保证个人与企业的信用被合法、公平的使用。在对信用信息采集和传播时,征信机构要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原则上要得到书面的认可。征信机构必须公正、合理地收集消费者和企业的信用资料。消费者有权了解征信机构收集、保存的本人信用资料。数据处理单位的工作人员有保密的义务,只有在法律允许或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有关公司才能提供用户的信用数据。禁止在消费者信用报告中公开消费者收入、银行存款、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超过法定记录期限的公共记录中的负面信息等。

第四,监管机构保证对征信机构的监管,保证征信数据不被滥用。其中征信机构应该保持独立第三方的地位,包括阿里的芝麻信用等,其征信业务必须与交易平台、阿里金融分开、保持独立,其征信评分才有意义。

第五,设立信用管理协会,引入行业自律。信用服务的几个细分市场包括商账追收、信用调查、信用评级等,都应该由相应的行业协会自律管理。比如,美国的全国信用管理协会(NACM)拥有20000多家会员机构,包括私人征信机构、信用信息细分行业自律组织、地区性信用自律组织以及金融管理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