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打造社会信用“软实力”
2015-03-09 15:46 作者:蒋兴坤 孙明霞 编辑:管理员 来源:大众日报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今年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健全社会信用体系,启动省级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建设”。我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近期出台了相关工作方案,社会信用环境成为我省着力打造的经济竞争力。

信用是一种“软实力”

位于荣成市的山东鑫发渔业集团的蓝润金枪鱼加工基地内,金枪鱼罐头重量精确到克。每个罐头盒子上都有条形码,可以追溯产地、加工时间等信息。该公司总经理王晓军说,他们的产品主要出口欧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必须精加工。虽然国内销量小,但工艺一点也不能差。“如果产品有了差错,企业信誉受损,得不偿失。”

信用是市场经济的基础,诚信是经商之本。“信用起源于交易的需要,是评判、衡量所有从事、参与经济活动的法人、自然人的一种尺度。市场经济越发达,信用就越重要。”山东省宏观经济研究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高福一说。

“信用体系建设已成为各地打造地方软环境的重要手段。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信用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契约经济。如果没有信用,市场经济就无从谈起。”省宏观院战略规划研究所所长刘德军认为,信用建设能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减少交易成本。

诚信的营商环境,是各地软环境的一个重要表现。我省近期出台了《山东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方案》,提出到2020年全省社会信用法规制度和标准体系基本建立,互联共享的公共信用信息系统初步形成的目标。刘德军认为,区域经济竞争的关键是软环境,这对于打造我省良好的商业环境,增强区域经济的吸引力和竞争力至关重要。

信用平台实现信息共享

省高级人民法院去年公布了一批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裁定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78名失信自然人,25家失信企业不仅受到了舆论的谴责,更得到相应的惩罚。有的“老赖”甚至拖欠了10年的欠款。

“当前,各地和各行业的信用‘黑名单’是零碎的,只关注了企业或者个人的某一方面。对一个企业或者一个人的评价,应该是全面的。目前,我省已经建立了涉及信贷、市场主体信用、执行案件信息、社会保险等各类管理信息系统20余个,但这些信息分散,不系统、难共享,亟需建立一个综合性的社会信用信息平台,实现信用信息互联互通。”刘德军说。

高福一认为,当前,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取得积极进展,但仍存在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尚未形成,信用信息公开程度不够,社会诚信意识不强,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尚不健全等突出问题,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要求仍有较大差距。

我省提出在省级层面率先建立“信用山东”官方网站,企业公共信用基础数据库、个人公共信用基础数据库、非企业法人公共信用基础数据库(包括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等)三个基本数据库,省级公共信用信息交换和共享平台的“一网三库一平台”的公共信用信息系统。

各种“黑名单”并非一成不变,公民个人和法人的公共信用信息系统应实现动态管理。刘德军认为,无论自然人还是法人,他们的信用都是一个动态变动的。过去诚信,并不代表未来不会失信。过去的失信行为,也应该及时补偿调整。在一定的时间内,实现信息的更新。

刘德军说,公共信用平台有利于建立一整套的信用评价体系,促使公民个人和企业遵纪守法,按照规定办事。外在的压力,能逐渐让市民、法人形成德性自觉,诚实守信成为全社会共同的价值追求和行为准则,这有利于全民诚信的建设。

补齐信用服务市场短板

当前,国家提出以政务、商务、社会、司法等四大领域为主体的信用体系建设方案,实现了社会信用的全面覆盖。我省也提出围绕着四大领域,强化行业信用、地方信用和信用服务市场发展支撑,健全信用法规和标准体系,形成覆盖全省的公共信用信息平台。

刘德军去年带队到江浙一带考察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情况,深有感触。他说,江浙地区是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起步较早的省份,无论平台还是软环境,都走在全国前列。相比较之下,我省的信用服务市场的发展还有所欠缺,信用中介机构数量少,处于行业内领先的企业少之又少。

高福一认为,山东是儒家文化发祥地,受“民无信不立”等儒家文化思想熏陶,守信方面在全国还是走在前列的,但在信用服务市场建设方面相对滞后,要尽快补足短板。

刘德军提醒,发展信用服务市场并非盲目扩大数量,企业综合实力的提升更为重要。另一方面,我省中介服务市场的管理相对滞后,加强中介服务机构的管理尤为重要。

我省提出,大力培育和发展各类信用服务机构,逐步建立信用信息基础服务和增值服务互为补充、相辅相成的多层次、全方位的信用信息服务组织体系。重视发挥法律服务职能作用,助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鼓励信用服务企业整合各类信用信息资源,开展联合征信和增值服务,满足全社会多层次、多样化、专业化的信用服务需求。